AgentTS

一个梦境引发的脑洞......

某天做梦的产物,不知道或许会撞梗?有问题可以随时告诉我,

算是大纲文?欢迎扩写!也许也扩不出啥来了......

 

 

A君与B君是至交好友,同时B君深爱A君,A君也深爱B君然而不自知,A君B君与C君D君E君以及一位F姑娘交好,六人喜欢一起在梨花树下饮酒闲聊,吟诗舞剑,A君功夫最好,其次是B君,F姑娘,C、D、E君,六人都是隐士,在一个不知名的山谷里居住,山谷人迹罕至,方圆几十里之内只有他们六人居住的一间小院,只有在吃穿用度紧张的时候除了A君之外的其他五人才会轮流施展轻功到很远的小镇上去用山谷里的野味去换取生活用品

A君的过去是个谜,就连与他关系最好的B君也只知道一点点,B君只知道A君曾经是江湖中小有名气的侠义之士,但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间退隐江湖不问世事,隐居在这个山谷里并绝不踏出山谷一步,五人都知晓A君有很沉重的心事,尤其是B君特别想帮助A君解开心结,他担心A君迟早会走火入魔,于是趁着到镇子上的时间拼命的打听A君以前的事,终于有了些眉目

A君曾经有一位好友X君,也是A君曾经的爱人,二人一同闯荡江湖,以锄强扶弱为己任,然而当时的二人虽年轻气盛但武功平平,尤其是X君,总是仗着有A君的保护而疏于练习,花拳绣腿仅能保命,一日二人路遇一村庄大火,村中多老弱妇孺,A君不愿X君涉险于是自己奋力救人,然而仅凭A君一人之力救人实在困难,X君不顾A君反对冲入火场,二人合力救出了剩余人之后正打算退出火场之时X君听到了婴儿哭声,于是毅然回头,A君出了火场却发现X君还在里面,正要返回只见从大火中飞出一物,本能接住后发现是一湿衣物包裹着的婴儿,衣服是X君的,就在这一抛一接之间房屋轰然倒塌,婴儿安然无恙,X君命丧火场,A君心痛欲绝,五内俱焚,大火扑灭之后A君只在废墟之中找到了X君的佩刀,A君心灰意冷,一蹶不振,从此退出江湖......

B君心知以A君的性格必定是把X君的死归罪于自己,他知道A君一直留着那把刀,那刀他经常看到A君拿出来细细擦拭,但从不使用,只是盯着出神,之后又会包裹好放在屋中衣柜的最里面,B君知道那把刀背后必定有故事,但却从未想过是这样的故事,B君心酸又心疼,酸的是A君向来与他保持距离,他虽早已向A君表白心迹却一直得不到回答,却原来A君心里一直有个他永远也比不上的人,他一个活人是怎么也比不过死人的了,疼的是他与A君相识多年,A君多年以来练功从不松懈,甚至有时废寝忘食,但A君又从不出谷,空有一身好武艺却无用武之地,以前不明白的原因如今清楚了,A君是在怨自己,怨自己如果当初能够多努力一些,功夫再好些是不是就能救回X君了,B君心疼A君多年来对待自己如同虐待,下定决心要帮助A君解开心结

A君的过去B君只告诉了F姑娘,并让她帮忙,作为六人里唯一的姑娘家肯定心思要比剩下的那三个男人要细腻一些,F姑娘一直把五人当做亲兄弟一样看待,当即答应下来,B君把X君的画像交给了F姑娘,F姑娘帮B君按照画像梳好了头发,又照着画像上做了一套一样的衣服,这天夜里晚饭后,外面电闪雷鸣,大雨倾盆,B君看见A君又在睹物思人,做足了心理准备推门而入,F姑娘则躲在门外偷看,只见进了屋的B君趁A君震惊之时想要拿过X君的佩刀,A君却突然发难抽出佩剑就是杀招,B君躲闪不及被刺了一剑,虽不致命但也颇为麻烦,A君攻势不停,B君想要还手却因为换了衣服没带自己的佩剑,F姑娘见势不妙马上冲进屋内与A君缠斗起来,B君见A君似乎已经丧失理智,对着F姑娘手下都一点不留情,B君趁乱拿起桌上X君的佩刀逃到屋外,A君果然被吸引了注意力追着B君而来,大雨里A君和B君刀来剑往打的难舍难分,F姑娘得以喘息,其他三人被打斗声吸引来到屋外却见是A君和B君,想要上前制止却因为功夫不及二人而无法插入战圈,F姑娘心急如焚,四人站在屋檐下眼看着B君逐渐落入下风却又无计可施,A君好像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一剑刺进B君肩窝后大吼“你模仿他接近我到底是何居心?”B君听见这一句话心灰意冷,原来从一开始A君就只把他当做X君的替身,自己一心一意为了他,他却只把自己当做X君的影子,这一句话否定了过去那么多年B君的所有爱意,也否定了A君对B君所有的关怀,B君生无所恋,将手中的刀扔到屋檐下,A君松开手中的剑去捡X君的佩刀,B君站在院子当中,伸手拔出还插在自己肩窝处的A君的佩剑,大雨瞬间就将剑上的血迹冲刷干净,捡回佩刀的A君似乎恢复了一些理智,回头就看见B君拿着自己的剑,隔着雨幕好像冲着自己笑了一下,然后举剑自刎......

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最先动作的是A君,A君扔下手里的刀去接住B君倒下的尸体,就在这一瞬间A君终于明白这么多年他早已爱上了B君,可是他明白的太晚了,怀抱着B君的尸体,A君气血翻涌吐出一口心血,筋脉逆行走火入魔,彻底失了神志,成了一个真正的疯子,A君抱着B君的尸体冲出了小院转瞬间便消失在了雨中,剩下的四人还是F姑娘最先反应过来追了出去,C君D君E君看着F姑娘追出去之后也跟着追了出去

四处搜寻无果的C君D君E君先后回到小院,雨早已经停了,院子里一点也看不出血的痕迹,只有院子中间的一把剑和檐下的一把刀提醒着他们昨晚发生的事情不是一场梦,B君死了,A君疯了,F姑娘去找他们还没有回来,三个人决定去他们以前最常去的那棵梨花树下等,如果他们回来的话,一定会去那里的

F姑娘在山谷里找了一天一夜,终于找到了疯了的A君,A君虽然疯了,但还是把B君的尸体照顾的很好,F姑娘看着A君拉着B君的手嘀嘀咕咕的不知在说些什么,轻手轻脚的靠近才听见A君在讲他和B君相识之后的点点滴滴,F姑娘心疼不已,她小心翼翼的靠近A君,A君也好像认识她一样并不排斥她的接近,但是只要她靠近B君的尸体,A君就会用充满杀气的眼神看着她,F姑娘只能小心翼翼的哄,她告诉A君她是来带他和B君回家的,A君就抱着B君乖乖的跟着她走了,回到小院,A君好像还认识路一样直接把B君抱回了自己的房间,经过那把刀的时候连看都没看一眼,F姑娘发现其他三人不在,心思一转去了梨花树那里,果然看见那三人在梨树下傻傻的等,F姑娘灵光一闪,与三人交头接耳一番,四人一拍即合,趁着夜色忙活起来

第二天A君睡醒抱着B君从房间里出来,就看见小院当中C君D君E君和F姑娘在院中移栽过来的梨花树下饮酒闲聊,吟诗舞剑,梨花飘飘洒洒落了一地雪白,A君恍惚中仿佛看见了自己和B君也在其中,瞬间灵台清明,恢复了神志,五人合力将B君葬于梨花树下,A君又在后院给X君立了个衣冠冢,将自己的佩剑与X君的佩刀葬在一起

此后A君住进了B君的房间,偶尔也会出谷换取生活用品,并将B君的佩剑佩戴在了自己身上......

 

 

 

讲到举剑自刎的时候,舍友吐槽我这是强行BE......

怪我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