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entTS

【震京】不是故事的故事 第七发

这一发主要是讲赵师傅和李师伯的故事,有兴趣的就看看吧~没兴趣的也可以略过……
还是那句话,本人语死早,没文笔,看了的不要嫌弃……



赵师傅这个人,端端正正的过了小半辈子,从小就是个听话懂事的好孩子,可能这辈子做的最出格的一件事,就是跟了李师伯 “要说起这件事,还要追溯到二十年前!” 吴师傅惊堂木【?】一拍,拉长了声音说,周围坐了几排新进的小徒弟,都是不知道李师傅是谁的新人,张师傅坐在第一排一脸温柔的看着吴师傅胡闹,顺便听听大师兄的八卦……


“那是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哎哟!谁拿花生打我?!” 吴师傅一回头就看见李师伯站在不远处,连忙换上笑脸一作揖“师伯好~师伯怎么有兴致来找我啊?” 李师伯看着吴师傅笑成一团的包子脸,抬手给了吴师傅一个脑瓜嘣儿“我要是不在这里看着你,我和你师兄那点事儿还不得让你说出花儿来?” 吴师傅被弹了也不躲,反而凑的更近,拽着李师伯的袖子摇啊摇的撒娇“师伯~~~我这不是为新人们传道授业解惑呢嘛~~~”李师伯看了一眼坐着的小徒弟们,一个个都眼带期盼摇着尾巴【??】讨好的看着自己,李师傅顿时觉得自己要是不满足他们的好奇心就是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一样……“这熊孩子,好了别摇了,袖子要拽掉了,去给他们讲故事吧……不过不准胡说八道,听见没有?”李师伯无奈【熊孩子也是你们惯出来的啊李师伯……】


吴师傅回到桌子前清了清嗓“咳…话说二十年前,我们的大师兄赵文卓赵师傅,那可真真是风华正茂的年纪啊~”一旁不知道什么时候坐下的李师伯,听着吴师傅有些沙哑的声音,也逐渐陷入了回忆,都二十年了啊……

二十年前,李师伯二十岁,虽然挂名是在他爹李老爷子的武馆门下的大弟子,但实际上李师伯的功夫是在少林寺学的,李师伯小的时候有一个看起来很像世外高人的老乞丐硬拉着老爷子非要给李师伯算一卦,说了一大堆玄而又玄的话,大概意思就是说李师伯命里有一劫,要想保命就必须送到庙里去修个十年,抵了业就没事了,于是那年才十岁的小李师伯就被打包送去了少林寺,十年之后李师伯顶着一颗亮闪闪的光头回到武馆,第一眼就见到了站在院子当中的赵师傅,彼时的赵师傅正值少年人十七岁的花季,整个人盘亮条顺挺拔的像一棵小白杨长在那哨所旁~迎着光的笑脸晃花了李师伯的眼……后来据赵师傅回忆,他当时也被晃花了眼,根本没看清李师伯长啥样,夏日的阳光太刺眼,李师伯的光头更刺眼=_=


后来的一切都发生的那么自然,武馆中李师伯和赵师傅的年龄相近,两个兴趣相投的少年人很快成了好友,进而成了恋人,每天谈谈情,恋恋爱,打打拳,逗逗刚入门一年的吴小京小朋友,日子过的惬意又和谐,同门师兄弟大多是被捡回来的孤儿,对于男人和男人在一起也没什么看法,毕竟对他们来说,活着就是最大的幸福,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嘛~




就这样安安稳稳的过了三年,直到有一天老爷子无意间看到了两个年轻人亲亲密密的,再仔细一看发现这不是自己的儿子和大徒孙嘛!气的差点没晕过去,当天晚上老爷子把所有人叫到大厅里,第一句话就是要李师伯跪下,然后就是要把赵师傅逐出师门,两人一听就猜了个大概,李师伯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一股脑儿的全说明白了,把老爷子气的直哆嗦,倒是十岁的小吴京第一个反应过来,颠儿颠儿的跑到老爷子那里挤进老爷子的怀里,小手一下一下的给老爷子顺气“师公不要生气……不要生气……师公不要赶大师兄走好不好……大师兄惹师公不高兴了,我帮师公揍他,可是不要赶他走好不好……” 老吴师傅也反应过来给自己的大徒弟求情,大家又是好一顿劝,才算把赵师傅留了下来……


可是李师伯这里,老爷子是不打算就这么轻易放过了,老爷子算是老来得子,就李师伯这么一个儿子,本来把孩子送到少林寺十年就挂念着,好不容易回来了没两年居然说要跟一个男人在一起,老爷子死活不同意,李师伯也打算和自家老爹死磕到底,一时失去理智说了些不该说的话,老爷子暴怒就动了手,边上的人都不敢劝,敢劝的老爷子就一起打,李师伯就跪着让老爷子打,硬挺着不松口,老爷子越来越气,一脚正中李师伯心口,李师伯当时就昏死过去,赵师傅吓得脸色惨白的打120,老爷子也愣了,大伙赶紧冲上去拦住老爷子七嘴八舌的劝,等把人送到了医院,老爷子挥挥手让众人都散了,坐在椅子上好像一下子老了十岁……

李师伯被老爷子打的不轻,老爷子虽然年龄大了,功夫可一点都不生疏,打的李师伯断了五根肋骨,胸骨骨折,手脚都有不同程度的骨裂,轻微脑震荡,内脏也有不同程度的损伤,浑身上下软组织挫伤更是不计其数,给医生都吓了一跳,这是多大仇才能把人打成这样……李师伯整整昏迷了一个星期才醒过来,赵师傅就在医院陪了一个星期,李师伯醒来看见赵师傅略显憔悴的脸,觉得这顿打没白挨,醒来还能看见你,真好……


李师伯在医院躺了两个月,伤也好了个七七八八,想着回武馆,可一想到自家老爷子又是一阵心塞……老爷子一日不松口,这武馆就一日待不安生,没办法只好选择出去住,等到老爷子同意的那一天,其实老爷子这边也是挺心塞的,儿子被自己亲手打了个半死,说不后悔是假的,又拉不下脸去看看情况,无奈老爷子只好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摸摸的探望,可是一想到儿子要和个男人在一起,又总觉得不甘心……自己还想抱孙子呢!哪怕他知道赵师傅有多优秀,依旧不能动摇老爷子的想法 “男人,就是应该和女人在一起” 


这一等就是两年多,可没想到一直等到老爷子去世,李师伯和赵师傅都没等到老爷子的一句同意……这两年里老爷子在武馆不论看见二人中的哪一个都跟没看见一样,直到老爷子突发急病住了院,赵师傅来照顾的时候,老爷子才开口跟赵师傅说了从那件事以后的第一句话 “你是个好孩子,真的,不论是性格还是人品各个方面你都是个很优秀的孩子,但你不是女人,你再怎么优秀,你也不是个女人,我永远不会同意的” 赵师傅什么都没说,继续一声不吭的照顾着……


那天晚上赵师傅第一次动摇了,赵师傅问李师伯我们是不是做错了?回答他的是李师伯扑天盖地的亲吻,李师伯把赵师傅按在床上艹了个透,从那之后赵师傅再也没有问过类似的话,也再也没有过类似的想法,再后来老爷子走了,时间冲淡了一些东西…也积累了一些东西,武馆李师伯也交给了老吴师傅管理,自己当上了甩手掌柜,每天和赵师傅谈谈情,恋恋爱,逗逗已经长大了的吴师傅,偶尔客串一下少林拳师父,仿佛又回到了开始的时候,虽然大家都心知肚明,老爷子的事是他们心里的一道坎儿,过不去的话,可能这辈子心里都不舒坦,每年到老爷子忌日那天,赵师傅都不敢去给老爷子上坟,赵师傅说他怕老爷子看见他生气,说这话的时候李师伯眼圈都红了,他心疼……后来在老爷子十周年的时候,赵师傅去上了一炷香,磕了三个头,说了一段话,然后拉着李师伯的手回了武馆,这道坎儿终于是过去了……


赵师傅买菜回来一进门就看见吴师傅在那儿说书一样眉飞色舞,吴师傅眼尖,一眼看到赵师傅回来,惊堂木猛地一拍 “咳,那个……今天就说到这儿,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都散了吧散了吧~” 两步蹿到赵师傅跟前 “大师兄~~~你回来啦~~~累不累?我去帮你洗菜!” 说要也不等赵师傅回答,一手抢过菜篮子,另一只手拽着张师傅就钻进了厨房。


李师伯看着俩人消失在视野之内,在心里默默点了个赞【好小子,眼力见儿挺好,不枉师伯我这么疼你!】然后笑着往赵师傅那儿凑了过去,至于那些个偷看的小徒弟们,李师伯表示无所谓,不怕闪瞎眼就看吧~他好端端的被赵师傅派到米国交流学习了三个月,好不容易熬到回国,他一定要把三个月的损失补回来!


第二天吴师傅疑惑 “这些个小兔崽子,阴天戴什么墨镜?!”





我是个话痨……嗯……这病没法治了……

评论(8)

热度(10)